前排提醒:本文共有 7660 个字

目录

最近小爱老师终于是给自家应用商店上架了一个新应用了,叫 「云舒写」 。据官方介绍,该软件拥有 「作文编写、名著阅读」 的功能。不过很可惜的是,因为本人在尝试拆机去掉屏蔽盖时不慎用电烙铁破坏了屏幕排线,因此我的设备无法再次开机,也就无法向各位报告对于此软件的个人看法。不过据内测群友的反馈,此软件广告、收费较多,且并无多大用处。上架不久后官方便下架了此应用。

看起来貌似是扯远了,但是这件事可以看出官方的一些问题—— 官方上架的软件质量良莠不齐(多半是影响用户体验的行径居多)、未全面覆盖各个学龄段的用户。 但是这几点只是小方面,主要问题在于官方从封闭走向「开放部分“精选”软件下载」时未能处理好其中的一些问题,导致在后期官方还需要处理好「用户」与「真正的用户」之间的需求差异问题。这些是后话,稍后再细谈。

正好借着这次新应用上架的机会,我想以我的视角好好说一下小爱那些历史事件以及我对小爱的看法。

★提前警告!★

我虽经历/参与了小爱历史上大多数事件,但我仍然无法保证所有的信息都是准确无误的。因此,如果出现了错误的内容,请在评论中指出,我将尽快更正。

◆起源-生于封闭

说到「小爱老师」,肯定会有很多人会想到其封闭的系统。的确如此。小爱作为一款学习机,主打「屏蔽干扰,专心学习」的旗号,自然是要在「封闭」上下功夫的。

老实说,当初我的父亲就是因为「封闭」这一要点才为我购买的设备,而我拿到手之后发现的确如此——设备封禁了所有可能会导致「不封闭」的文件的传输,包括蓝牙、USB、OTG。

于是,在那个时候, 「破解小爱老师」 「卡小爱老师 Bug 」 一直都是各个班级兴盛不衰的话题。

◇第一次巅峰-「班级社交圈」的迅速发展

既然提到了小爱老师的「班级」功能,那么不得不好好说一下它了。官方对于「班级」的定义是「与线下的伙伴一起学习、一起 PK 、一起成长」,但作为唯一一条官方开放的、可以对外发布信息的渠道,用户肯定不会仅仅将班级作为「本地社交」的功能使用。

于是乎,有那么几个人才想出了让别人加入自己班级的方法:你需要创建班级、修改你的昵称为你的班级 ID 、加入官方的班级,然后就可以坐等别人加入你的班级,看到你发布的各类消息。这类推广方法逐渐流传开来,甚至有些班级总结出了「如何让班级人数更多」的相关经验和教程。因为当时对「班级」的功能并没有多少限制(比如一天可以发 10 条公告、修改班级信息无功能冷却时间等等),因此「班级社交圈」很快就在小爱中流行开来,成了小爱老师在「真正的用户」中的一大吸引点。我在这段时期也结识了 里本杰明 、Steve 等人。

因为「班级社交圈」的迅速发展,这段时间可以说是小爱老师的第一个巅峰期,是小爱老师用户粘度最高的时候, 也是小爱老师没出事的时候

◇急转直下-对班级部分功能的限制

在 2019 年第四季度中旬,我像往常一样打开小爱,修改班级信息(以前如果想和朋友交谈/聊天快速且好用的方法就是修改班级信息),点击提交。几分钟后,我刷新了一下朋友们的班级信息,发现还是没有变,于是我尝试再次修改班级信息,点击「提交」的时候发现,系统提示 「修改过于频繁」

这个时候,我开始意识到,可能有人向官方反映了班级「修改信息」所带来的「聊天娱乐」问题,官方核实后对班级功能做出了限制。

那个时候我还天真的认为是我真的操作频繁了,我还专门创建了一个班级用于验证两次修改信息之间需要多少时间(淦)。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时候 关闭了「班级信息修改」,限制了「每日公告上限」。 官方的这些举措 严重打击了「班级社交圈」,使得很多人在那个时候就已经「退坑」,并「解散」了自己创建的班级。

因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官方对「班级」的限制并没有做出太大改变,而且本人的小爱也因为各种原因被收走,故接下来的视角将从「小爱老师设备」转到「小爱老师内测群」。

◆转变-开放部分应用下载

在 2019 年 10 月份前后,我加入了内测群并申请了内测资格,成为内测成员的一份子。

当时的内测群环境还不错,群员经常给小爱提出富有建设性的意见,并帮助新来的用户解决问题,大家偶尔在一起闲聊,但永远都把持着一个「度」。

在提出意见的一些人中,令我较为印象深刻的是「Kurisu」、「FTP」、「空山新雨后」等人。这些人反馈方式不一、起点不一,但都提出了当时富有建设性的意见反馈。

几天后,不知道是从谁开始的,有人提议「可以在小爱中开放部分软件的下载」、「可以做一个小爱专用的应用商店」之类的建议,得到官方采纳。于是在与一些软件商交谈合作事宜之后,第一代应用商店带着它仅有的几个应用,出现在了小爱上。

虽说是「应用商店」,但可以肯定的是,刚出来时的应用数量非常之少,甚至有一些比较水的应用。这些应用当然无法满足想要看见自己心仪应用的用户,于是他们向官方提出建议加入的应用,不过一般收到的回复是「在谈」。也能理解,毕竟是商业合作嘛。

哦对了,到了 19 年年末这个时间点就不得不提一个人出来,此人即是 「小杰」 ,下文亦会称呼为 「徐先生」 。小杰在 2019 年末带着自己的群管机器人「小爱同学」成为了内测群中的非官方管理员,同时他在后期对小爱的发展做出了 “巨大贡献” ,我将会在之后的章节中细谈。

◇第二次巅峰-「伴鱼绘本」引发社交高潮

首先非常遗憾的是因为疫情原因我的小爱不在身边以及当时我在和其他的几位大佬干魏雷,因此我并不太清楚伴鱼绘本具体上架商店的时间,不过我个人猜测,应该是在 2020 年 3 月份期间上架应用商店。

对了,这段时间官方稍微放缓了对班级的限制(仅仅只是一点),并且在去年的时候,班级内菜单出现了「关于班级」选项,里面大多是针对班级的一些条条框框。

可以这么说—— 「班级社交圈」 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但是,我们新增了一个应用—— 「伴鱼绘本」

从应用商店的描述中能看到,伴鱼绘本内置了方便班级内沟通的 「互动系统」 (其实也就是个 IM 吧,反正我是这么理解的)。这就给那些度过了「班级社交圈」毁灭性打击后想要另寻出路的人予以巨大希望。

同时,有人在使用中无意发现了一个可以用于上网的 Bug 。此方法门槛低,而且主流网页均可以正常访问。

于是那些「真正的用户」欢呼了。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的朋友来到伴鱼,和他们一起聊天、一起玩。

也因此,小爱社交圈又开启了一个新纪元—— 「伴鱼社交圈」 。与「班级社交圈」相比,「伴鱼社交圈」虽也有不方便之处(例如用户无法在非认证班级直接发送文字等等),但总体来讲,效率和便捷程度比「班级社交圈」高了一个档次有余。小爱迎来了第二个巅峰期,用户粘度也开始上升。

接下来的章节我们将会重新回到「小爱老师内测群」中,因为这段时间影响小爱老师后续发展的事情发生了。

◆闪回-内测群交流门槛更高

还记得在上文中我们提到的 「小杰」(下文可能称呼其「徐先生」) 吗?是的,这个章节中的故事也与他有关。

在 2020 年早些时候,小杰开始在内测群内增加一些规则,包括但不限于「禁止在群内发布未知的链接」、「禁止在群内宣传班级(包括但不限于群内直接发布信息、群名片宣传等)」、「禁止闲聊」等规定,并为机器人设定了相应的规则。本身我们对这些规定并没有多大意见,但小杰将机器人设定得实在过于敏感,久而久之就有了意见。

不过主要问题不在「禁止闲聊」之类的规定上面,问题在于,有的时候小杰会把在群内反馈 Bug 的人当做是「交流 Bug」的人,于是他便会撤回相关消息并警告那个人。先暂时撇开对方是否真的是想讨论 Bug,但将「Bug」等话题当做「高危话题」来处理是非常不利于反馈环境的。这间接导致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人敢在群内反馈 Bug (据我个人观察,可能不准确)。

而我们也不清楚为什么徐先生会对自己机器人的相关建议反馈更敏感。曾经有用户向其提出「机器人判定过于敏感」而被小杰踢出,还有诸如极其严格的发言规定等等,使得群内讨论氛围变得更加差劲,甚至有时一些新人询问「什么是传送门」也会被禁言。

于是那些想要反馈 Bug 和意见的人不说话了,内测群也变成了徐先生的主场。基本上群内的相关事宜就由他负责,甚至他在内测群发布的相关规则中「夹带私货」放入了自己论坛的广告。

小爱迎来了第一个反馈环境的冰点。

因在一段时间内内测群环境不变,接下来的视角我们将返回「小爱老师设备」上。

对了,这段时间小爱团队发生了一件事—— 二帆离职了 。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对小爱和小爱团队的影响

◇引起注意-「伴鱼社交圈」引起官方注意

在 2020 年 5 月 20 日,武汉终于下了「开学令」,我也终于可以拿到我的小爱设备。

那时候「伴鱼社交圈」爆火,每个人都找到了与朋友一起聊天的群聊。我在那时候与久别的 Steve 、 里本杰明 等人重逢。他们告诉我如何与他人私发消息、如何卡网页,并且加入了与他们共同的群。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伴鱼社交圈」由于门槛太低,导致来到这里的人鱼龙混杂,素质参差不齐,本着给自己的伙伴们创建一个更好的交流环境的初衷,我创建了属于自己的论坛,即 https://mlbbs.top (那会还得通过我创建的另一个主页地址才能访问)。慢慢地,我和我的朋友开始尝试推广论坛,在这个过程中我结识了一些新的朋友,和他们一起在自己的小平台交流。

同时在这个时候,在「伴鱼社交圈」出现了 「团队」 这一群体。这些「团队」的目的不一、规模不一,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将「伴鱼社交圈」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

当然,如此火爆的「伴鱼社交圈」肯定逃不过官方的眼睛。在那个时候,官方已经在内测中推送了 去掉私聊、红包、卡网页 Bug 的伴鱼绘本。几周后该版本向所有用户推送,并且要求强制更新。这便是官方对「伴鱼社交圈」的第一次打击,不过因为官方并没有封禁「班级」中的「交流」功能,因此对「伴鱼社交圈」并没有太大影响。

与此同时,「伴鱼社交圈」中一些负责找小爱老师 Bug 的团体因不满官方屡次插手而开始崛起,企图与官方作对。有一部分人意识到「报团取暖」的重要性,于是开始加入各类团体。

顺便提一嘴,因为我与小杰因个人私下冲突将我踢出内测群(详见 https://evilxiaojie.misaliu.top ),故在接下来的几个章节都可能不会写内测群内发生的事,请见谅。如果有知道在那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大事的小伙伴,欢迎在评论中补充。

◇持续发展——从「个体」到「团体」

虽然在上文中提到,小爱官方封禁了私信、红包、成长圈(类似朋友圈)以及卡网页,但并没有对「伴鱼社交圈」带来多大影响。相反地,官方的做法促进了社交圈中「团队」的发展。当时已经出现了许多的「团体」,基本上呈现一种「百家争鸣」的情况。

而对于我这种喜欢自己搞搞的人来说,我就没有参加,也没有创建任何一个团体。我想起了我之前创建的论坛,于是我重新开始推广论坛,以「更好的交流平台」为目标继续向前发展。

在建站维护期间,我也认识了更多的人,他们仍然在各种群组中活跃着,这间接证明了官方并没有给「伴鱼社交圈」造成多少伤害。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回退-对「伴鱼社交圈」的持续打击

Part.1 「班级互动功能」

在 2020 年 6 月份左右,官方收到「用户」投诉,称自家孩子每天都沉迷于在一个类似微信的软件里面聊天。官方收到此投诉后高度重视,很快,他们做出了一个举措—— 他们彻底取消了「伴鱼绘本」中的「互动」功能 ,并在推送内测版之后的一周强制推送了普通版。

这个行为大幅度打击了「伴鱼社交圈」,当时的绝大部分人都不能继续通过「互动」与他人联系,这是「伴鱼绘本」迎来的第一个低谷。

不过当时又有个人才又想到一个方法——我通过绘本将我要发布的信息通过语音表述出来,引导别人来听我的绘本,不就能达到之前「班级社交圈」的「公告」的效果了吗?

于是许多人都这么干了(包括我),通过这般方式发出的信息,除了接受信息方式的不同外,基本上与「班级公告」相同,不仅少了很多限制,还支持「删除」绘本,这比「班级公告」方便多了。因此越来越多的人转战「绘本公告」,热衷于「听」以及「发布」绘本公告。

在这段时期,「伴鱼社交圈」中的「团体」得到迅速发展,在我的印象中比较出名的团体就有两个。

而在绘本公告极速发展的时候,就有人报告出了最新的「进入成长圈 Bug」,这一 Bug 的发现使得有群体交流需求的人们大量涌入成长圈。有一些人趁此机会宣传自己的班级或团队,算是蹭了个热度,趁机发育了一把。

Part.2 「成长圈 Bug」、「违规班级」重拳出击

当然,这种好时光是没法持续多久的。没过几周,有关「卡成长圈 Bug」的相关反馈就上交给了官方那里。官方的反应十分迅速,在收到反馈后几天就推送了该 Bug 的修复版。

与此同时,有一些「用户」在小爱的「班级」中发现了有违小爱老师设备理念的内容,并因此在某电商平台为小爱老师打了一星差评。

于是官方又回到了之前「班级社交圈」盛行的时候,开始为班级增加更多的限制了。比如说 增加了班级公告审核机制、限制班级最多展示公告数,并细化了班级相关规则和对某些「违规班级」进行解散等操作 。这些行为无疑是加剧了「班级社交圈」的灭亡,「班级功能」从此对某些人来说成为了鸡肋。

Part.3 「相册功能」、「修改用户名」受限

要说这一 Part 我就不会太多地扯上官方了,因为这一 Part 的造成原因正是因为用户自己。

很多人都知道,「伴鱼绘本」是拥有「个人相册」功能的,用户可以在这里自行上传图片供其他人浏览,而且这个相册上传图片没有设置任何的检测机制,这也给某些人钻了空子。

据用户投诉,在伴鱼绘本中,有一部分人利用相册功能上传违法图片(应该有些人看到过)。官方先是通知了伴鱼,伴鱼暂时禁用了浏览他人相册的功能,然后官方又推送了一个完全禁用相册的版本。对于一直以来使用相册介绍自己的人来说,他们可能需要重新想办法了。

一段时间后,人们发现了一个新的、用于传输简单消息的方法,那就是 通过修改自己的昵称来向他人传输信息 。这一方法我认为是复刻了当时在「班级社交圈」时代的方法,不过不久后官方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伴鱼也添加了昵称修改冷却时间,每天只能修改一次昵称。

与此同时,官方团队成员「海棠花」从小爱老师团队中被调走。几天后,徐先生宣布辞去「小爱老师非官方管理员」一职。但官方似乎从徐先生那里学来许多管理群的“宝贵经验”,在某些群规中仍然沿用之前的旧规定。而且,群聊环境也没有因为徐先生的离开而改变多少。可以说,徐先生的到来彻底改变了内侧群今后的交流环境。

Part.4 彻底封禁「他人主页」

我记得有一次我看见官方如此热衷于禁用伴鱼绘本的各项功能,曾经开玩笑说了一句话:

总有一天,伴鱼绘本将禁用「绘本」功能。

但是这一天真的到来了。

这次,官方 直接禁用了他人的个人主页 。这将意味着,你无法通过进入他人主页听对方发布的绘本,也就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发布信息、发布了什么信息,以及对方的关注列表等等了。

这么一顿操作下来,再加上「绘本」连最低级的字母绘本也需要 VIP 才能读,「伴鱼绘本」彻底沦为了一个没有多大用的应用。

◆个人的一些看法

纵观小爱老师的历史,你会发现小爱的发展呈「封闭-开放-封闭」的趋势。但是在走向「开放」的过程中,官方并没有处理好「用户」与「真正的用户」之间的需求差异,导致在之后以此出现了诸多问题,而且这些问题无一例外直接甩锅给了官方。比如说「伴鱼绘本卡网页」事件。在所有这些事件中,虽然官方想要以最平衡的方式解决问题(个人猜测,有没有这个想法都要打问号),但无奈于产品上市没多久,官方想要竭力保住「用户」,因此也只有选择迎合「用户」的需求,而忽略了那些「真正的用户」的正当使用体验。

就我看来,官方在逐渐走向「开放」的过程中,就应该丢掉之前打出的宣传语了。很显然,官方这么多的「迷惑操作」都是被去年大肆宣传的口号给困住了。走向「开放」却又竭力想要「封闭」,不仅破坏了用户体验,官方也累死累活。我曾经在「小米浏览器」中看到小爱老师的广告,配的文案是 「我给孩子买了这台学习机,他马上就把手机丢了!」 ,从官方近几个月作出的种种行为来看,它 根本不配 打上这样的文案。小爱明显没有做到令「真正的用户」丢掉手机,无论是在功能上、覆盖用户面上、扩展性上任何一点去比,小爱远远不及国内某教育设备巨头(懂得都懂)。在这一点上,小爱明显有很长的路要走。当然这么说有失公正,因为小爱还只能算是一个「新产品」,它发布仅一年多,开发团队都是从头再来,没有任何前例可供他们参考。因此,对于官方作出的某些令人不满的操作,也是可以稍稍理解下的。

说了这么多官方,我还想说一下那些「用户」,也就是家长。购买小爱的大多是家长为了自己的孩子所买,而这些家长也成了能够左右小爱的「用户」,无论他们是不是使用者。他们对小爱的评价全看「真正的用户」与设备之间的互动,如果出现了问题,这些「用户」就要开始说三道四,甚至刷差评、写文不推荐产品。这对小爱这个新产品来说是完全承受不住的,也正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小爱团队才逐渐成长为「真正的用户」眼中的「用户舔狗」,成为了「真正的用户」眼中不欢迎的那一类人。

还要说一下官方曾经对于内测更新的不重视、水。曾有段时间官方的内测更新基本上是修复 Bug 以及填补漏洞,这让包括我在内的许多用户感到不满。我曾经常将「小爱老师吃枣药丸」这句话挂在嘴边,就是因为不满每次内测更新都是「修 Bug 、填漏洞」这类基本无营养的更新。


洋洋洒洒写了五千多字,花了两天左右时间写完了这篇毫无营养的文章,算是当写个爽吧。

如果觉得还不错的话,可以留个赞、打赏一下,这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与鼓励。

最后编辑:2021年01月19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发表评论

正在加载 Emoji

已有 4 条评论

  1. 真不戳

  2. 单纯是来支持一下麦萨。

  3. 修正一下
    伴鱼绘本上线时间是04-21

  4. !好!